《我的白大褂·抗疫日记》第22集《追风者》

发布机构:发布日期:2020-03-16 12:07:00

  01

  飞机!飞机!

  确诊的阿姨是中国人,退休后住在深圳,福田区的莲花一村。

  1月10日,和家人一起去西班牙旅游。3月1日,开始从西班牙回国,经阿联酋的阿布扎比转机回到北京,3月2号下午飞抵深圳,由儿子开车接回家。

  3月3日晚,感觉发热,自测体温37℃。

  3月4日上午,去了北大深圳医院就诊。

  3月5日晚,新冠病毒核酸初筛呈阳性,医院将其收治入隔离病房。

  3月6日凌晨3时,深圳市疾控中心复核也是阳性,正式确诊,病人立即被转到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。

  疫情就是命令,疾控人起跑的枪声早已打响。

  3月5日晚,初筛阳性的结果一出,福田区疾控中心的流调组已赶到北大深圳医院,连夜展开流行病学调查,初步摸清病人的活动轨迹。

  3月6日凌晨,深圳市疾控中心的流调员高玮也现身北大深圳医院,继续了解病人首诊时的情况,查找更多细节。

  上午10:30,高玮回到办公室,首先和同事追踪与病人同机的其他乘客的下落。

  同事超哥(王超)说:公安(部门)反馈了整个乘客的名单给我们,我们挑了一下,需要联系的密切接触者有40多个。

  高玮吓了一跳:有那么多吗?!

  超哥:有!她中间换了一次座位!我标记了一下,红色的就是。航空公司可能有意识的把中间这一排空了出来,如果都是连座的话……

  这还只是从北京飞回深圳的航班。

  之前还有两趟飞机,西班牙到阿布扎比,阿布扎比到北京。

  幸好,广东省疾控中心的小伙伴已经出动帮忙协查追访这些国际航班。

  02

  公交车!出租车!

  另一边厢,流调组别的同事也在追踪病人在深圳市内的密切接触者。

  据阿姨自己的记忆,她在3月4日中午12点看完病就回了家。

  对于每一句话,流调员都要尽力找到证据,他们在医院调取了监控,发现阿姨一直到下午2点多才离开医院,为了等检查结果,她中午还在医院呆了2个小时。

  万幸的是,监控也显示,中午等候期间,她一直“乖乖”坐着,没有接触过任何人。

  但监控画面一切换到医院门口,流调员头都大了:她上了公交车!

  马上找交通部门要车上的监控!

  “这是她下车时的视频,一个两个三个……一共有6个人(包括她自己)。”

  现在要排查这6个人,多亏了疫情期间每个人上车时都要扫描一个健康二维码,可以知道从哪上车,联系方式……

  而且医院离阿姨的家很近,只有4个站,上车的人并不多。

  一个小姐姐抓紧联系公交车的司机:请您现在就呆在家里不要外出好吗?一会,福田区疾控中心的同事会联系你,给您采样做检测之类的……

  流调组还发现,阿姨在3月4日、3月5日来过两趟北大深圳医院,来时坐的都是出租车。

  13:40,两位出租车司机都成功联系上!

  有人会问,这个阿姨怎么回事!病了还坐公交车?

  其实,她3月4号第一次去医院时,胸部CT并未提示病毒性肺炎,她去过的西班牙当时还不算“疫区”。第二天,医院对她的咽拭子完成了初筛检测,结果为阳性。这才紧急通知她再来医院,随后阿姨被连夜转到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隔离治疗。

  03

  确认!市内密接者4人!

  最麻烦的还是排查飞机上的密切接触者。

  公安部门发来了北京飞深圳航班上的人员名单,光乘客就有93人。

  上午先根据座位号筛出47个密接者,一一找到他们的地址、联系方式。

  下午2:45,开始逐一打电话联系这47个人。

  “看看能不能在3点前,把第一批任务发到区(疾控)里,外地协查那边也在等我们的具体任务。”

  传染病防制科里,电话声、询问声、键盘声、讨论声此起彼伏,跟打仗没什么两样。

  放下电话,一个小姐姐郁闷地说:

  有时候我们打电话过去,还会被当成是骗子。

  到了下午4点,小伙伴们已经确认了密切接触者54人,其中国内航班47人,深圳市内7人(包括4名家人和3名公交车、出租车的司机)。市内的7人已被及时隔离。

  追踪“输入者”,依旧步履匆匆,通宵达旦,一刻未停。

  视频来源:深圳卫视《我的白大褂》节目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