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能问答 数据开放 移动门户 无障碍浏览 2019年度政府网站年度工作报表

“看着爸妈痛苦离去,我不忍心。”

发布机构: 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发布日期:2020-10-10 09:27:45

  你有没有想过,自己以后会怎么离开这个世界?也许你想过各种死法,只有一个要求:不想死得太痛苦。

  但你知道吗——

15.jpg

  为什么?让一串数字告诉你答案。

  2018年,我国人均预期寿命是77岁,而健康预期寿命是68.7岁。这说明,我们大概会有8年的时间带病生存。当中有75%以上,是高血压、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,失能和部分失能的老人,将超过4000万。好好吃、好好喝、不生病,过完这辈子自然最好。

  但如果真的没法避免,你会怎么让自己没有痛苦、没有遗憾地离开?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,大多数人都没办法。

  武汉中南医院的临终关怀师付林(化名)就曾遇到过这样一位患者,他不愿意进ICU。

  但是妻子耐不住家人的压力,还是把他送了进去。

  当天晚上,妻子一直觉得惴惴不安,在ICU外面站了一个晚上。

  第二天早晨进去的时候,她发现丈夫的衣服被脱光了,手绑在床上,脸色惨白,身上是各种各样的线和管子。丈夫看到她,就咬着牙说:你们为什么把我送到 ICU!为什么!

  然后就再也没了声音。那就是他的遗言。

  面对死亡的时候,我们会下意识地做很多很多事情,去对抗死神,去挽留生命,去拼尽一切努力留住最后一口气。

  即便病得奄奄一息,还是会下意识用善意的谎言,骗亲人、骗自己:没事,很快就好了。

  殊不知,对那些时日无多的人来说,真正需要的并不是这样的安慰,而是善终——让大家知道,我想怎样死。

16.jpg

  我叫Frank,是一位临终关怀志愿者,李奶奶是我的照顾对象,80多岁了,癌症晚期。

  她的脑子已经不太清楚,也并不了解自己身体的状况,但每天都乐乐呵呵的,而且喜欢穿豹纹,非常“时髦”。

  这天,我们一起坐着聊天,可能是看到旁边的女孩子涂了好看的指甲油,化了好看的妆,她突然说:想涂红色的指甲油。

  回忆起当时的场面,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,那一刻就像一个期待又娇羞的小姑娘,还小心翼翼地问我们:“可不可以?”

  我当然答应了。

  准备的时候,还特别怕自己忘记了这事,或者突然发生什么,最后来不及。

  在涂指甲油时,我们两个志愿者坐在她两边,一人涂左手,一人涂右手,那一刻,李奶奶“就像是老佛爷”。

18.jpg

  爸爸86岁了,有心脏病,在医院抢救了很多次,最后那段日子,他神志相对清醒,身上插着各种管子,已经无法说话,手脚被绑住......

  不止一次,他用哀求的眼神,让我帮他把手脚松开,我知道松开后,他要做的下一个动作就是把尿管拔掉,我当然不能去帮他松开……

  后来,我躲在角落里,不敢面对父亲,不敢看到他哀求我的样子……

  我开始有点迷茫。

  我突然意识到:我们父女一世的缘分,已瞬间化为无声。

  像爸爸这种生命快到尽头的患者,他们躺在床上,往往都能意识到,自己的生命正在走向终结。

  身体的不适、疼痛,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生不如死。

  如果可以,我希望能提前把自己期望的治疗方式告诉家人,以免他们不了解我的选择而彷徨无措。

  当生命已到尽头,我相信家人也会尊重我的选择。

22.jpg

  我,53岁,和太太都是洗肾患者。

  因为不忍心女儿一个人承担父母的健康变数,我早已做好身后事的安排。

  为了不让疾病氛围影响女儿正常生活,我们安排她到外地念书,周末假日是全家短暂的团聚时光。

  有时候,我也会觉得很不甘心:为什么这些都轮到我身上?

  过去,我是很自负的一个人,现在给我感觉就是活着好像没有什么尊严……

  后来我想通了,慢性病虽然让我还有时间享受天伦之乐,但也会让我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,离开挚爱的家人。

  所以,我想尽量在能跑能动时,替未来做准备,减少对家人的伤害和打击。

25.jpg

  在一些医院,会有这样一个科室:治愈率是0,出院率是0,几乎不盈利。

  每一个住进这里的患者,都有一个一眼可以望到头的结局:直面死亡。

  这里,叫做安宁病房。和其他以“治病”为目标的科室不一样,安宁病房只收治生命时长不超过半年的患者,为他们提供临终关怀服务。

  在这里,所有人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让患者安然地死去。但很多人对此并不太理解,甚至以为这就是等死。人一病倒,家属就拼命瞒着,患者直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的病情,直到去世时,很多本该完成的心愿,都来不及完成,很多该做的事情,都来不及做。

  实际上,所谓安宁,最大的前提条件就是,把“死”这件事放到台面上,坦然面对。要知道,患病的人比我们想象的要坚强,也更清楚自己该怎么办。

  只是碍于病情严重,无法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  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在自己还能有行动力时,为自己的死亡做一次郑重的选择呢?

  如果我快离开这个世界,我愿意放弃一些有创的无效抢救吗?

  如果我的亲人,尤其是父母,遇到同样的情况,我要怎么决定?

  我能不能规划自己的死亡?

  如果选择缓和医疗,我应该怎么做?

  可以去哪里接受缓和医疗?

  要怎么给自己立生前预嘱?

  怎样让自己选择“有尊严地死去”?

  ......

  这些问题,或许你以前想过,但没有答案,一直陷于迷茫的泥沼里。

  现在,不用纠结,有人来告诉你了。

  10月10日,是2020年世界安宁缓和医疗日,深圳将会举办“世界安宁缓和医疗日深圳论坛”,

  活动由深圳卫健委主办,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、深圳市卫生健康发展研究中心承办,12位国内外医疗、传媒界大咖,将会和你直播聊聊善终这码事,上面提到的那些有关死亡的疑问,他们也给出很好的建议。

  时间:10月10日上午10:00-12:00(没错,就是今天!大家千万别错过!)

27.jpg

  英国伦敦圣克里斯托弗教育高级研究员,培训部主任Liz

  北京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系主任刘晓红

  北京协和医院护士长郭新颖

  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会长罗点点

  中国台湾地区馥安生命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总监张淑媛博士

  澳门镜湖护理学院博士后研究专员谭瑰贤博士

  深圳市人民医院副院长梁真

 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护理部副主任于从

  罗湖区医养融合医院院长邱传旭

  福田区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张清

  深圳市人民医院宁养院主任翁慧敏

  凤凰卫视评论员邱震海

  除此之外,还有体验过安宁疗护的家属,为你讲述自己的经历和感受。

  直播期间,还设置了答题抢红包的环节,让你对生命和死亡的问题“越辩越明”。

28.jpg

  扫描下方二维码,一起来围观!

29.jpg

  如果人终其一生都将囿于种种规则和桎梏,那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够自己选择坚持或放弃,或许也应该算是某种最后的自由。

 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有关,安宁缓和生前预嘱的内容,记得等下去看这个直播哦!

资料来源: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、深圳市卫生健康发展研究中心、“丁香医生”微信公众号、上海觉群文教基金会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