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个“深圳好医生”,却一来深圳就受到了病人的“背叛”

发布机构: 深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发布日期:2018-11-19 14:40:00

  在深圳看病,哪些医生比较好?这是每一个深圳人都想知道的答案。

  2018年8月19日,是首个“中国医师节”深圳评出了10位首届“深圳好医生”可以给大家一个参考答案,擅长肝胆胰等外科手术的张金辉就是其中之一,今天来看看他的故事。

  在10位“深圳好医生”当中,张金辉是最“年轻”的——来深圳的资历最浅。

右二为张金辉

  生在东北、长在新疆的他,2015年才从新疆南下,作为地方级领军人才,到2015年底开业的深圳市“医疗卫生三名工程”名院——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担任普外科的主任、学科带头人。

  2016年的一天,28岁的方悦(化名)来到了张金辉的门诊。在此之前,她已经被“胆疼”折磨了十几年。

  从高中起,她就经常感到腹痛,一痛起来,全身直冒冷汗,差点在地上打滚。

  每次上医院检查,她都被诊断为“胆结石”,可是每次治疗完,很快又复发了,反反复复十多年。

  这次在南医大深圳医院,方悦又做了检查,影像结果还是提示“胆结石”。张金辉仔细观察了片子,发现胆管扩张十分明显,结合方悦的年龄和性别,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在她出生时就有的病——

先天性胆总管囊肿

  这个病,又称为胆总管扩张症,是常见的一种先天性异常,女性“中招”较多,占了60%~80%。

  虽然是自娘胎就有的病,但在婴儿、孩童时期却很难发现,慢慢长大了,往往在20多岁时,因为长时间胆汁流动不顺畅,才出现明显症状:腹痛、腹部包块及黄疸,也有可能出现像胆结石一样的“胆疼”。

  正因为和胆结石症状类似,这种病很容易被误诊。

  出现症状后,如果不及时处理,有可能会引发癌变,发展为胆囊癌。

  被折磨了十多年,终于有人说清了病因,方悦就像一个苦苦挣扎的溺水者,突然抓住了一个泳圈。

  然而,她很快又沉入了“水底”——看完门诊就不知所终,再也不见人。

  直到一天的深夜,张金辉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求助的短信:“张主任,请你救救我……”

  他赶紧回拨过去,正是消失了很久的方悦。

  一通电话下来,张金辉才知道,离开医院之后,方悦很快就去了广州做手术,“因为对新开的医院心里没底”。

  没想到在广州,手术竟然做“糊了”,引发各种并发症,方悦被转入ICU治疗一周,依然没有好转,持续高烧不退,身上出现各种“漏”。

  为了寻找转机,家人又给她联系了香港一家私家医院,转到香港继续治疗。

  香港医生诊断,她的胆路没有被缝合好,建议连夜开刀进行第二次手术补救。

  方悦一听就崩溃了,当时她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,高烧不退,身体十分虚弱……

  方悦拒绝了手术,躺在病床上,绝望睁着眼睛直至深夜。

  突然,她想到了张金辉——那个最初给她带来曙光的医生。

  她连夜翻出名片,给张金辉发去求助短信……

  短信发过去不久,电话就突然响起,“是张主任的电话。”

  此时,方悦的心情五味杂陈,既为当时的“背叛”过意不去,又希望张主任能再好心“救救她”。

  幸运的是,电话那头的张主任没有任何责怪之意,反而耐心地听她哭诉,并很快给她吃下一颗“定心丸”:放心,我会为你继续治疗。

  第二天,方悦就离开香港,返回深圳,入住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病房。

  “对付先天性胆总管囊肿,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外科手术,让胆汁重新流向肠道,以免往上“逆行”,导致上行性胆管炎。同时,还要切除扩张的胆总管,防止日后癌变。”张金辉跟她解释。

  可是,此时的方悦十分虚弱,已成惊弓之鸟,一提到手术就浑身打哆嗦……

  再三思虑和商量之后,张金辉决定不考虑手术,提出了保守治疗的方案:用药物控制住炎症,并将脓水引流出来,定期检查伤口的愈合。

  这场保守治疗,历时两个多月。在漫长的等待之中,方悦的心情反复无常,倍感焦虑。

  不忍心看到她这样,张金辉不惜拿出了压箱底的秘密来安慰她:“其实,以前我得过胆囊炎,胆也被切除,也插过管子,所以我很明白你的感受,放心,你慢慢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这句话,比药物还管用。在两个多月的住院里,方悦纠结的心一次次被这些温暖的话语所融化。

  到她快好了,张金辉又拍拍她的头:

  在普外科,张金辉常常要面对胰腺癌,就是夺走苹果教主乔布斯的那个“癌中之王”。这种病平时“潜伏”得很深,一旦发现了,进展往往十分凶猛,有些人发病到去世,就是一个星期的事。

  遇到这类病人,张金辉和同行一样,常常感到挫败。

  但即使没办法留住病人,很多病人的家属依然视他为“朋友”,就因为他的一颗待人如己的同理心。

  其实医生生病了去看病也希望医生多说几句,让自己安心。将心比心,我在每次查房的时候就会多问候几句,给病人和家人吃下定心丸。

 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,张金辉绝不是靠这些“撩妹”的话“吃饭”。

  在普外科领域(人体从脖子到屁股的手术,几乎都归他管),他是圈内著名的“一把刀”。

  在医护人员爱逛的“丁香医生”论坛中,很多同行对张金辉的一个评价是——

  在外科领域,张金辉几乎是个“全能王”,他主持过各型肝脏、胆道、胰腺的良恶性病变手术上千例、各型微创手术数千例,也主持完成过超过一百例的肝移植手术,是手术室里的“战神”。

  最长的一次手术,他连续站了33个小时。那是2002年期间,他到香港玛丽医院,师从肝移植权威卢宠茂教授进修一年。

  那一次,他们连续做了两台肝移植手术。

  “做完手术,回到宿舍,躺下一觉,十几个小时就没醒过来。”把房东都吓坏了。

  就在上个月,他又做了一例堪称“珠穆朗玛峰之巅”的高难度手术。

  那是一个“十二指肠巨大恶性间质瘤”,患者周先生的肿瘤长在了十二指肠的要道上,位置十分刁钻。

  找到张金辉之前,病人已经被好几家医院拒绝了,如果他再不冒险,周先生或许就没希望了。

  7月25日中午11时,在手术室门口的洗手池边,张金辉摩搓双手,脑海里不停地想着随即开始的手术。

  和他搭台的,是跟了他十多年的徒弟邰沁文博士。

  手术越做越紧张。突然,张金辉发现有肿瘤侵占了两条重要的血管,气氛瞬间凝住,大家只好先把手术停下。

  切还是不切?

  “切了,我们就要重建那两条重要的血管,手术将难上加难;不切,肿瘤留下了‘尾巴’,以后很可能会复发甚至扩散。”邰沁文博士说。

  两师徒的脑海中有闪过“放弃”,但张金辉最终决定:“再努力一把,尽量全部切干净。”

  手术继续,时间一秒一秒地过,邰沁文至今仍清晰记得手术室仪器发出的声响。

  经过12个多小时的坚持,他们成功切除了全部肿瘤,并重建了两条重要血管,医院开业近3年来难度最高的一台手术就此完成!

  凌晨1时多,手术顺利结束,守候在外面的患者弟弟终于放下一颗悬着的心,“我就知道张主任靠得住。”

  目前,周先生仍在住院观察中,但情况恢复良好,师徒俩每天轮流查房,“医生不是做完手术就没事了,我要担心他有没有并发症,重建的血管是否运作正常。”

  知道这个手术的同行,都会清楚其难度和风险有多大,否则这位病人也不会连续被多家医院拒绝。

  张金辉说,他不能因为风险大,很可能产生并发症,就放弃一个病人。

  如果不冒风险,永远没有进步,而且患者永远得不到好的治疗。

  手术台上是胆大心细的“战神”

  手术台下是春风化雨的“暖男”

  这就是张金辉

  一名“深圳好医生”

  熟悉他的人

  都忍不住叫一声“男神”!

资料来源:深圳市卫计委医政处、深圳商报(记者郑健阳)、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、深圳广电都市频道《第一现场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