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深莞交界的光明,这位“伯伯”让早产宝宝的救治成功率达到了99%

发布机构: 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发布日期:2019-03-08 17:41:00

  有一群同样的新手爸妈,他们连吐槽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他们想多看娃一眼都很难,他们的宝宝也许只有巴掌大小一瓶矿泉水那么重,手臂粗不过成年人的大拇指,血管比头发丝还小,身体还是半透明的果冻状,可能稍不注意就“化”了,这些可怜的小宝宝叫早产儿,深圳每年就有2万多名。

  还有一类宝宝,他们可能足月降生,但却伴有先天性疾病一出娘胎就得直奔手术室抢救……

  这些“危险”宝宝出生后并不能立即回家,而是被送进了NICU(新生儿重症监护室)躺进了保温箱各种仪器24小时监护,一群人日夜严阵以待、随时抢救……

  爸妈不能在身边日夜守护这些危重宝宝,全靠新生儿科的医护人员中国科学院大学深圳医院副院长,儿童医学中心主任吴本清医生就是其中一员,从1986年开始他已经为宝宝们守护了三十多年,而且还会一直守护下去,不管他身在哪里,因为孩子们需要他、离不开他……

  “吴主任,我们终于找到你了!”

  3月5日一早,罗女士走进吴本清的诊室,一边放下手中3岁多的女儿,一边激动地说,“这半年,我带着女儿找你找得好辛苦。”

  罗女士的女儿出生后,因为突发颅内出血,被紧急送到深圳市人民医院抢救。当时吴本清还是该院的新生儿科主任。女儿成功脱险,罗女士从此将吴本清视为“救命恩人”。

  1年半前(2017年9月),吴本清离开工作了25年的“老东家”,来到深圳西北部的光明区。这里的光明区人民医院、光明区中心医院合并为区医疗集团后,又成为中国科学院大学深圳医院。吴本清出任该院的副院长以及儿童医学中心主任。

  为了找到吴本清,这天早上6点,天刚蒙蒙亮,罗女士就从深圳市区罗湖的家中出发,往西北方向赶。从与香港接壤的罗湖区,去到与东莞交界的光明区,由南至北,几乎是穿越了整个深圳。

  虽然“折腾”,但她心甘情愿。女儿最近又有点不舒服,可是她像以往一样到市人民医院挂号,却发现吴主任“不见了”,一问才知道他去了光明。

  “为了女儿,我也是拼了。”罗女士说,虽然市区里有更优质的医疗环境,但她还是愿意舍近求远,“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信赖。”

  “吴主任在哪里?还能不能加号?”这天是周二上午,吴本清每周一次的“会客日”,来找他的,远不不止罗女士一个。

  吴本清的助手整理病历时,突然来了一句:“现在来我们医院的‘城里人’多了好多!”

  这些“城里人”,主要都是吴本清的忠实粉丝。

  她们带着孩子专程从“关内”的罗湖、福田、南山赶到光明。这些孩子当年出生时都遇上了“鬼门关”,全靠“吴伯伯”带领团队抢救回来,并一路看着长大。

  吴本清说,这些早产儿或者有先天性疾病的新生儿,“我们不但要救活,还要让他们以后像正常的孩子一样,有很好的生活质量。”

  所以,大多数经过抢救的新生儿,都要定期回医院复诊,由医护团队一路“保驾护航”。

  吴本清还为这些孩子家长建了个微信群,孩子们有个头痛脑热,家长们在微信群里一问,他都会抽空解答。

  在救治早产儿方面,吴本清早已战功赫赫,如今担任深圳市医学会新生儿科学专业委员会的主委。从1994年起,他带领团队经过不懈努力,使所在的新生儿科跻身广东省十大“新生儿危重症救治中心”,危重新生儿抢救成功率达到99%以上。仅2015年,该科就抢救了1400多例新生患儿。

  转战光明之后,他再接再厉,迅速把“关内”的成功模式带到了深圳西部。

  他亲手筹建了医院的儿童医学中心、深圳西部首个小儿外科,并全力打造深圳西部新生儿救治中心,为各基层医院开通危重新生儿转运的“绿色通道”,孩子们不用经过医院的门、急诊,直接就能送到新生儿科的病房来。这样的“捷径”成功降低了深圳西部的新生儿死亡率。

  如今,医院的早产儿救治成功率也已经达到了99%以上,并成功救治了光明区最小的早产儿(胎龄仅25周)。

  这样的经典案例有很多,我们随便说几个——

  2019年2月初,离过年就剩几天了,郭爸爸心急如焚,早产20天的女儿才出院两周,又进了医院。

  孩子在中国科学院大学深圳医院住了一周,发烧反反复复,39℃高烧不退,家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医院迅速组织专家会诊,副院长吴本清也亲自“坐镇”。

  “住院几天了?感染指标怎么样?血压呢?血尿标本如何?”一番追问之后,吴本清作出了一个“奇怪”的决定:叫妈妈去做检查。

  “孩子可能有先天性结核病,而根源或许就在孩子妈妈身上。”

  “不可能,我从来没发现有结核病。”郭妈妈很不理解。“孩子病了,医生不去救孩子,反而叫我检查身体!”。

  在医务人员一再劝说下,大年初三,郭妈妈去拍了胸片。结果一出来,她傻眼了:肺结核!

  确认了妈妈的病情,孩子的病因也就找到了。最终,母女俩都转至定点医院——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继续治疗。

  “新生儿结核病的症状并不典型,很容易就耽误病情,死亡率往往超过50%。”吴本清说,他庆幸孩子被及时确诊,也很高兴同时救了妈妈一命。

  2019年1月,7岁的欣欣终于能自己独立走路了。

  在普通人眼里,或许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,但欣欣一家为了这一天,却吃尽了苦头。

  欣欣是个早产儿,出生时大脑缺氧,但一开始家人并没有察觉出异常。

  到了要站立行走的年龄,家人却发现她比一般孩子都“慢”,站不直、走路不稳、常常摔跤,身边一直要有大人扶着……

  去当地医院一查:脑瘫!

  之后,家人带着她到北上广跑了很多医院,做各种康复治疗、注射肉毒素,但效果都不明显,孩子的协调性还越来越差。

  机缘巧合之下,欣欣被带到了中国科学院大学深圳医院,以“痉挛型脑性瘫痪”被收治入院。

  随后的一系列详细检查中,欣欣神志清楚,对答切题,双上肢运动精细动作差,肌力肌张力基本正常。双侧小腿三头肌的肌张力亢进,达3级,踝阵挛强阳性,左侧跟腱挛缩,踝关节活动度差。

  最终,在吴本清的指导下,医院小儿外科为她进行微创的双侧胫神经小腿三头肌肌支缩窄术,术后二期根据情况行左跟腱延长。

  术后,欣欣的步伐有了明显的改善,人也变得开朗活泼起来。

  家里添丁,是一件大喜事。2018年10月,还沉浸在喜悦中的邓先生一家察觉到了宝宝的不对劲:排便少、腹胀呕吐。

  很快,邓先生将出生仅12天的豪豪送到了离家最近的中国科学院大学深圳医院,医院检查后告知:豪豪患有先天性肛门闭锁。

  用农村粗俗的话来说,这就是“生孩子没屁眼”。

  忠厚老实的邓先生怎么也没想到,这么恶毒的“咒语”竟然落在了自己身上。要是被农村老家的人知道,背后闲言碎语的“口水”早就把他们“淹死”了。

  吴本清组织专家会诊后,迅速给邓先生吃下了“定心丸”:这是肛门的先天性畸形疾病,在临床上并不少见。宝宝的其他功能都健全,只要及时做手术治疗,宝宝完全可以健康地生活。

  经过及时手术,豪豪很快康复出院,如今身体发育正常,健康成长。

  邓先生说,这完全打破了他对“关外”医院的印象,“想不到我家附近的医院也能治这种大病。”

  2018年8月19日首个“中国医师节”

  吴本清获得了首届“深圳好医生”提名奖

  从2019年3月1日起

  他和另外19位“深圳好医生”的个人海报

  出现在了深圳的地铁沿线、公交站台上

  这是深圳市政府和广大市民

  尤其广大危重新生儿家长

  对这位“吴伯伯”的感恩和致敬!

深圳好医生

资料来源:深圳市卫健委医政处